2019.10.25-10.27 中国·德清

未来出行说 | 采埃孚叶国弘:纯电不会是中国唯一的方向

2020年之后,不单单要靠吸引人的车,还有经济可行性问题。

1月11日-13日,中国新能源领域具有方向标意义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在钓鱼台国宾馆如期举行。汽车零排放和电动化变革、能源转化及传统能源公司转型、未来交通和出行变革图景成为业内共同关注的话题。

《经济学人》在2017年8月份发表文章“内燃机已死(Internal Combustion Engine Died)”。硬件是否面临淘汰,软件是否急于迭代,是汽车产业链上所有供应商都要思考的问题。

当代中国汽车乃至全球产业都面临着巨大的变化,由提供零部件到系统性方案,由传统变速箱到纯电驱动电动箱,采埃孚作为超过100年历史的科技公司,把战略调整为观察、思考和行动。采埃孚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Holger Klein在接受方向君采访时表示:“传统产品如何在浪潮中升级,是我们必须解答的问题。”

正如一百多年前的内燃机汽车给世界带来了结构性的改变,二十一世纪,我们正以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探索着世界。

中国化未来:中国是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Q:中国的新能源补贴政策推出之后,新能源汽车的路线会如何演变?

Holger Klein:补贴的问题是一个相当普遍的话题,并不单纯存在于中国,其他国家也常有。中国新能源汽车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市场规模、市面车种类、车型等都已日趋成熟。其实大家购买新能源汽车并不单纯是因为补贴的吸引力,也会是因为很好的车型和配备。新能源汽车补贴新政推出后,未来仍有思考空间。

Q:战略调整之后,对包括电驱、传统变速箱、自动驾驶甚至汽车芯片在内的技术路线,市场比例的预估大概是多少,哪些会是重点?

Holger Klein:去年的业绩有约五分之一在中国,中国的员工大概有1.5万位。尤其是上海已经有超过1000名的工程师,技术中心在做大量的研发工作,他们把一个产品的技术综合集成为技术系统性的方案,这恰恰是合作的造车新势力在寻找的。从动力总成到传动,再到刹车系统、底盘系统等等,我们可以一次性迅速地提供整套完备的方案。中国是采埃孚最重要的市场之一,在中国的研发和创新领跑着我们的全球技术一起创新。

今天可能有20%的销售是来自这些系统性的方案,但是并不代表明天就变成100%了。所以在若干时间里,采埃孚还是会销售传统的、单元件的配件供应,也会继续销售底盘、安全气囊、安全带等产品。

在人才需求方面,我们也已经从开始传统机器的工程师需求,更多地转移到对软件开发工程师的需求。 

Q:从前在这种变速箱领域,采埃孚来中国可能是一个技术方案的提供者。但是转化到新能源汽车上面,可能电驱、电池、电控这些技术,国内一些零部件企业,车企也有一些布局,可能更多的变成一种竞争者的关系,如何保证我们这种技术的领先,保证技术的取胜?

叶国弘:有竞争是正常的。国内很多新能源企业成长快,甚至在全球范围都已经在量上做得很大了,但在交流当中我们感受到电驱动的真正难点不在电而在机械,而这就是我们在变速箱上积累的经验。

很多项目看中自动变速箱的小、精巧、效率高,这也是电驱动现在走的路,包括噪音、冷却、效率的提高和轻型化、紧凑性的设计。比如电驱动噪音问题,速度上去噪音就大,而这些都是我们在传统自动变速箱上的看家本领。 

Q:比如奔驰、宝马等德国企业在中国的本土化生产做得很成功。我们作为零部件或系统供应商,这一方面打算怎么样?有没有意向寻找合作伙伴?

Holger Klein:出于成本、速度和企业客户的需求考虑,我们都希望最大化地实施本地化生产。主要的配件和产品本土化生产比例很高,但在个别精巧的配件上还缺乏内部供应链的本土供应商,有时也会去寻求海外的供应商。

叶国弘:中国市场很大,如果没有本地化的工程师就很难与客户交流,也不能量体裁衣提供产品,所以我们投入很大。尤其在新能源,保持原理,应用都开放给客户,这完全取决于中国的团队怎样把东西做出来。除非需要进口的电子,新能源领域从研发到生产基本全是本土化的。 

过渡式未来:传统产品在浪潮中升级 

Q:您如何看待增程式电动车技术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不同的优劣性,未来哪种技术占有的市场份额会大一些?

叶国弘:2020年之后,不单单要靠吸引人的车,还有经济可行性问题。纯电不会是中国唯一的方向,增程、混动、PHEV都有很多发展空间。

技术不存在哪个好与不好的问题,而是谁在某一个方案当中做得更聪明一点。最终是由价格成本决定的,看谁可以把电池的费用和重量降低。

大家在技术上会有更好的竞争,但谈不上谁最终胜利,因为三个技术都有自己的好处。

Q:在智能网联化和电动化的到来中,有一种观点认为,传统的汽车核心部件、发动机和变速箱已经不再被认为是汽车产业的未来了,对此您怎么看?采埃孚也是因为变速箱而闻名,采埃孚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Holger Klein:变速箱是采埃孚相当重要的产品,我们必须解答这个问题,传统产品如何在浪潮中升级,无论是技术还是其它方面,我们都要有所提升。

叶国弘:除了传统的自动变速箱,现在我们也有了纯电驱动的变速箱,都有产品系列可以供应。自动变速箱在传统机械领域已经停滞,现在要加上电气化,之后还要有智能。PHEV跟增程能否什么时候效率最高就做什么事情至今都讲不清楚,所以我们不认为自动变速箱要完全被取代,但是肯定会电气化。

Q:现在很多人做了自动驾驶落地的预测,您觉得大概在什么时候?

Holger Klein:只要有Uber这种移动出行服务供应商业模式价值链的形成,AD的落地是相当迅速的,传统出租车业务已经面临挑战了。我们更加要追问的并不是什么时候发生,而是在哪里发生。

举一个反面的例子,它可能不会在罗马市中心出现,因为当地的交通非常混乱。它更有可能出现在上海或者是罗马的机场,甚至是大学的园区和一些封闭的场地。当我们有很多点对点移动需求的时候,是很适合实现自动驾驶场景的。

战略化未来:持续投入才能保持优势

Q:采埃孚目前关于自动驾驶已经有了完整的方案,包括中央处理器、传感器组合和测试车。这个方案的成熟度如何,有没有在中国实现量产的进度时间表?

Holger Klein:把自动驾驶的技术带到中国的道路上的第一步就是先把整个产品做量产。第一个自动驾驶关联的产品e.Go已经在欧洲有了客户,准备在今年实施小批量量产,明年进行规模量产。我们相信中国的市场需要这个载人载货的交通工具,把它带到中国大有希望。

Q:在纯电动、新能源和自动驾驶业务方面,采埃孚今年在中国有没有规划新的业务?

Holger Klein:2019年是实施战略布局重要的一年,我们需要把更多的研发能力放在中国,特别是核心研发能力要减少对北美和德国的依靠。发展本土核心技术和原创研发能力可以帮助我们更接近客户的需求。

几天前我们刚刚公布跟法国最大的MaaS出行服务供应商Transdev达成了一个战略合作协议,它是移动出行服务公司,我们可以在商业合作上同时落实技术研发。第一个客户至关重要,寻找合作伙伴也是我们实施战略的重要步骤和举措。第一个出行服务公司在哪个国家出现并不是很重要,但是我们相信,如果在上海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时刻准备着抓紧这个机遇。

Q:现在一些材料也在向电驱动和智能驾驶方向转型,目前是在前期的投入期还是进入了收获期?

Holger Klein:在采埃孚广泛的产品系列里面,包含底盘、车身运动系统产品等若干的技术和产品相对成熟,已经在收获期。还有一些科技产品需要更多前期投入,在自动驾驶和电驱动方面,采埃孚有持续投资、加大投入的决心,在未来5年,采埃孚会在自动驾驶和电驱动方面投入120亿欧元来研发。我认为,必须要持续投入才能追赶迅速发展的板块或者保持领先优势。 

Q:自动驾驶与乘用车和商用车是不同的打法,不同的模式,采埃孚的自动驾驶商业模型您是如何考虑的?

Holger Klein:百人会我们就谈到出行行业总体的变革要按照什么路线图来走的问题。我分享一个商业模式,第一阶段是载人小公车,也可以是运送小型货物的产品,这样的出行工具可能是搭载一人以上的小公车模式。延伸出去就是所谓共享出行的服务,我们需要连同一些服务供应商,由他们来建构第一步的自动驾驶出行落地。

我们核心自动驾驶技术能在不同车型、不同类型的车辆上使用。所以跟随第一步小公车模式的很有可能是工业应用。采埃孚也有工业应用类的产品使用了它的核心技术,再把自动驾驶的概念和技术综合集成,可应用于乘用车。乘用车综合了大量不同而广泛的技术系列,需要较长时间形成商业模式。

自动驾驶从技术概念形成商业模式需要一个过程,采埃孚在移动出行方面有地位和技术恰恰也是其优势所在。 

当电动汽车遇上人工智能,未来会怎样?一场前所未有的跨界思想动员,一次前所未有的媒体联合访谈,让我们走进未来,迎接滚滚而来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出行产业浪潮!

大型深度对话栏目“未来出行说”,访谈出行产业意见领袖,挖掘行业实践经验,打捞战略智慧观点。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携手跨界媒体矩阵——21世纪经济报道、中国汽车报、汽车商业评论、腾讯汽车、网易汽车、搜狐汽车、寰球汽车、汽车产经网、36氪、钛媒体、亿欧、新智驾、EV世纪、方向盘V、42号车库、帮宁工作室、优酷汽车、企鹅号等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