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未来出行说|对谈李斌:三年涅槃后即将迎来年终大考,蔚来汽车如何脱颖而出?

本文作者:伟   2017-09-27 10:58   专题:2017 全球未来出行高层论坛

导语:创业不易。


今年9月初,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新智驾在探访蔚来汽车硅谷办公室时,看到公司的大白板上赫然写着“今年底量产”的字样,量产的便是今年在上海车展发布的 SUV 车型 NIO ES8

也是通过这次探访,雷锋网新智驾获知,ES8 首批量产 5 万台左右,年底投产,明年 3 月开始交货。将会是“Q7 的配置、Q5 的价格”。对于一家初创车企来说,第一款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开始量产,也就意味着蔚来要真正迎接挑战。

0 1

为了来到这个关口,蔚来已经走过了 3 年的历程。

201411月,在众多互联网大佬以及知名投资机构的支持下,蔚来正式诞生,开启了打造智能电动汽车之旅。掌舵者是此前已成功将易车网带往纳斯达克的李斌,创办汽车之家的李想也参与进来。这家初创企业可谓“含着金钥匙出生”。

一开始,这家公司选择了和特斯拉一样的策略,先从高端超跑做起。所以,你可以看到这家公司诞生后不久便参与到了 Formule E 的竞赛之中,20156月,收获了首届大赛的年度车手总冠军,声名鹊起。


进入到2016年,蔚来脚步更快了。4月份,一向低调的蔚来搞出大动作,宣布与江淮在电动汽车领域进行合作,整体合作规模将达到 100 亿元。双方合作的首款量产车就是 ES8 ,江淮将在工厂和产线方面全力支持蔚来;紧接着4月底,蔚来宣布投资30亿元,在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高性能电机及电控系统生产基地,将电动汽车的核心“三电系统”的供应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8月,蔚来又与四维图新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四维图新在高精度地图、算法、硬件核心芯片、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车联网操作系统和手机车机互联方案的布局为蔚来助力;10月,蔚来取得加州无人驾驶路测牌照,与谷歌、百度、特斯拉这样的企业同台角逐。

在“拉帮结派”之时,蔚来的团队也在不断壮大,同时在世界多地建立起了研发中心和办公室,一家国际化的企业初步成型。那时,蔚来成立还不到 2 年。

2016年的11月份开始,蔚来便开始密集推出旗下产品。1121日,在英国伦敦发布了外界期待已久的电动超跑 NIO EP9 ,同时 NIO 作为英文品牌也在这场发布会后逐渐被外界熟知;翌年310日,在美国德州奥斯汀发布自动驾驶概念车型 NIO EVE ,同时表示2020年在美量产自动驾驶车型;419日,蔚来在上海车展完成中国首秀,带来了旗下首款量产车型 NIO ES8 ,偌大的展台里,展示着十数辆蔚来的各类车型,也展示着这家企业对于智能电动化出行未来的憧憬。


而在这些产品发布的空档期,蔚来也在推进与各方的合作。先有201612月蔚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落户武汉,并在当地建设长江蔚来智能化新能源汽车产业园;后有20174月蔚来联合长安,在电动汽车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层面进行合作,形式为共同出资组建合资公司。20176月,蔚来又与世界顶级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大陆合作,锁定纯电动汽车、智能交通与自动驾驶等领域。


3 年的时间,蔚来完成了从 0 1 的跨越,终于走到了量产的重要关口,ES8 年底上市,新一轮考验才刚刚开启。蔚来要证明自己,第一款车便是最好的武器。

对于 ES8 ,无论是产品还是后续的销售与服务,关注者会有许多疑问;而对于蔚来的战略与规划,好奇者也是充满探索之心。带着这些问题,雷锋网新智驾与诸多媒体受《未来出行说》之邀,与李斌进行深度对谈,以下也许有你想要的答案。


创业不易,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的李斌显出疲态

对谈李斌

关于 ES8 


4月上海发布,年底量产,明年3月开始交付,ES8 成为蔚来接下来工作的重点。李斌透露,ES8 创始纪念版的内部预定已经先走一步,数量超过 5000 辆。第一辆 ES8 属于蔚来 1 号员工,而 0 号员工李斌也是迫不及待要开上自己的 ES8

问:ES8 今年年底上市,关于这款车蔚来在销售和服务方面大概会是一个怎样的模式?考虑到蔚来与易车的关系,未来在服务、销售层面会不会有合作?

李斌:我们肯定是直接服务用户的模式,从蔚来的角度来讲,我们的研发和用户服务都是最核心的能力。

其实从大的理念来讲,我们要做到对用户使用车辆的全程体验负责任,我们并不会再让用户进入到一个人格分裂的处境,想着加油找这个、修车找另外一个、保险公司找谁……大家需要的是一站式的全程服务体验。

我觉得大家可以再耐心等几个月,就会看到我们真的跟别人不一样,我们在12月中旬 ES8 上市的时候会比较全面的介绍服务理念和用户体验的创新。

和易车的合作当然会有,但是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特别特殊的,因为毕竟对易车来说蔚来也只是几十个新汽车品牌中的一个,当然会有一些合作,但是也不会有什么特别。

问:之前有媒体报道说 ES8 的售价区间可能会在 40-50 万之间,您对这款车的销量预期大概是什么样的?

李斌:我们不太关心销量目标,但肯定会有一个内部的目标,对外从来不说目标,当然希望卖得越多越好。

对于我们来说,如期量产,质量达到高标准、用户满意才是重要的事情,我们希望几年以后蔚来是用户满意度最高的品牌,销量那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此外,我们更看重在细分市场的份额。目前,我们所要进入的细分市场,从内部评估来看,相对其他竞争对手,我觉得 ES8 应该有碾压式的优势,不管是车的机械性能,还是智能化的程度。当然作为一个新的品牌,确实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包括产能提升、质量控制以及各方面服务体系的建设。

好的一点是,我们所有车都是预定的,按订单生产的,永远不会有压库出现。

问:ES8 这款车您的目标是在细分市场占据什么份额?

李斌:我觉得还是要有点追求吧,假设我们的起始售价是50万,那么在50万的车型份额里,希望能占到1/4以上。

问:因为蔚来是定制化生产,出厂还要让用户大概等多久的时间?

李斌:我们的上市跟别人的上市还是有区别的,到时会全面介绍我们的产品、服务和价格,离交付还有一段时间。当然越往后肯定时间就越短,但是如果一直这样我也挺开心的,说明我们卖的好嘛。

问: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李斌:初期的肯定长一点,因为有积压,还有产能爬坡的过程,现在没法说得那么细。

问:在自动驾驶方面,ES8 有什么亮点?

李斌:这些具体的悬念还是让我们上市的时候有点料。我能保证的是,这款车肯定是全世界自动驾驶程度最领先的量产车型之一。

自动驾驶系统都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但是也有一些合作伙伴,机械部分和博世有合作,芯片方面和 Mobileye 有战略性的合作。整个集成、整个控制系统完全都是我们自己研发的,现在美国有400多人的研发团队,这方面我们有非常大的信心做好。

关于换电

问:为什么蔚来汽车采用换电模式?投入这么大,车型适配难度也很高。而且未来随着电池技术发展,换电需求其实并没有那么迫切。

李斌:我们要让未来现在就发生,说5年以后、10年以后的事咱们等不及,现在就要发生,现在就要做到加电体验比加油好,让用户耐心等有什么用,5年以后车就不值钱了,难道你需要跟他说痛苦5年,然后说换一辆车吧,技术已经成熟了。

问:蔚来在这方面怎么做的?现在针对这些事情做了哪些工作?

李斌:我们车从第一天起就是按照换电模式研发的,我们有专用的设备,在这个领域也有投资储备,这是一个很系统的工程,这个工程比做车一点都不小。

我们有很大的团队在做蔚来能源的研发,在这方面投入的资金也非常多。

问:换电站的建设呢?

李斌:这就是商业机密。我告诉大家一个基本的逻辑,怎么样做到加电比加油快,取决于两个东西:一个是换电站的密度;第二个是站内换电速度。这两个如果都能做好,加电体验一定比加油体验好。

问:这个投资应该非常大。

李斌:找钱啊,有钱投钱就是了,我们在这方面的投资会超过所有别的汽车公司加起来的投资。

生产和代工

问:蔚来与长安的合作怎么样了?

李斌:我们跟长安其实是一个比较全面的合作,从机制角度来讲是我们和长安一起投资成立了新创业公司,这个新的公司由创业团队来主导,主要做纯电动汽车,复制蔚来汽车的模式,生产的产品会和蔚来的产品定位做互补。

问:为什么这样布局呢?您是怎么考虑跟长安的合作?

李斌:汽车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事,品牌能涵盖的价位区间是有限的,没办法做到从5万—500万用一个品牌去覆盖。从这个角度来说,联盟的力量就会特别重要,大家知道丰田的车和雷克萨斯的车很多技术都是共用的,降低了很大的成本。

问:与江淮的合作呢?

李斌:汽车的尾标有可能是江淮蔚来,我们还在跟工信部讨论,看看可不可以直接用蔚来汽车。保底是江淮蔚来,跟华晨宝马、一汽奥迪、北京奔驰类似,中国的消费者已经足够成熟到区分这个了。

问:现在江淮工厂的产能大概是多少?

李斌:我们最大可以到10万辆。

问:蔚来以后的生产还是一直走代工的模式吗?

李斌:如果国家现有的产业政策还会延续比较长时间,又加上有双积分等一些政策出来的话,我们出于一个企业的合理经营层面的考虑,会自己去申请资质。

但是大方向来讲,我们还是把与汽车制造公司合作当成主要的生产方式,即使将来因为生产资质方面的原因会建自己的一些标杆工厂,但长期的模式还是合作制造。

关于资金

问:作为创业公司,蔚来的什么特质让其能拿下这么多融资?

李斌:我觉得两个方面吧,一个是,我们当然是在每一个时间节点都完成了自己的承诺,我觉得这个对所有投资人来讲,我们每次说话都算数,我觉得这个还是挺重要的,说明我们整个团队的执行力各方面的东西都是能够被认可的。

我们说我们做到了什么,很少去说我们要做什么,投资人对我们的信心是来源于我们一点一点的完成了我们的承诺,能看到我们的进展。比如说我们B轮投资是淡马锡领投的,当时他们做的内部预测是,我们的车 2019 年初才能上市,在这种前提下人家投了。我觉得我们经常能超越投资人对我们的期望。

说话反正要稍微小心一点,不要说得太满,少提颠覆,少提超越,事实上超越就行。

第二个,我们非常注重挑投资人,我们其实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们其实从来不缺投资人,我们会挑选,不会让一个投资人承担的压力太大,我们会挑对这个行业有深刻理解、有风险承担能力、资金充足的投资人。

问:下一轮融资情况怎么样?

李斌:我们从来不说什么时候融资,也不发布融资信息。

问:蔚来开始赚钱是什么时候?

李斌:没有一个公司不想早点挣钱,欲速则不达嘛。钱是一定要挣的,对于一个公司来讲,这个是对员工、对股东、对用户负有的责任。前期的投入肯定是不可避免的,特斯拉到现在一共投了六七十亿美金,我们就算效率比他高一些,我们觉得投几十亿美金还是需要的,至少投他一半的钱还是需要的。

我们没办法说用很少的钱就能够做出比人家好的东西,我觉得不现实。如果你把你的品牌标准真的设的足够高的话,确实就需要这些投入,你的标准必须在。但是我们还是可以把资金的使用效率提高。

关于未来

问:之前李想在一个公开场合说他最看好的几家新造车企业有蔚来、车和家和小鹏,未来真正能够生存下来的可能也就三四家。从您的角度来看,新造车企业能够生存下来必备哪些条件和素质?

李斌:首先我觉得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就是很重要的,毫无疑问,像李想都是很成功的创业者,抗压能力就是很不一样的,汽车这个行业,融资能力还是很重要的,因为资金等于时间。蔚来为什么很多方面速度特别快,因为很多投入是用来买时间的。

我虽然对自己很有信心,我们创业的时候内部说只有5%的成功概率,到去年某个点我们说我们有51%了,现在也还是51%,就是大概率事件。

但是车要真卖出去才能算,卖出去两三年以后还能卖得多才能算,这是长期的。

问: 蔚来这样的新创企业,面对传统车企针对电动汽车的大规模布局,怎么去应对?优势在哪儿?机会在哪儿?

李斌:我觉得不需要应对,原来我们都讲“弯道超车”,现在我说“换道先跑”。过去30年,中国汽车工业一直在跟随别人,当然有很多确实做的非常不错,像吉利、广汽、长城都做得不错。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还是个跟随者。一旦到了智能电动车这个领域,情况就变了,传统车企成了跟随者,我们成了先行者,我觉得这是很大的换位。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公司,这是一个基本的规律。智能电动车这一波会有这个时代的公司,当然也不是说老的公司会死掉,它们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关系。

从我们自己一个创业公司角度来讲,我们从来都把他们(指传统车企)当回事,但是这不是影响我们做决策的理由,我想创业永远都是无所畏惧的去做,你相信你能改变一些事情才会去做,当然也不是每个公司都能成功,我觉得这是一个常识,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公司。

我觉得在智能电动汽车这波浪潮里,中国本地的企业或者源自中国的企业,我觉得有更大的机会。事实上,现在在电动汽车这个领域里面,外资品牌占的比例就已经在5%以内了,目前从量的角度来讲,我觉得将来他们也许会增加一些吧,不管怎么样现在95%的份额不是他们的,他们也许将来会去增加份额,可是我想中国的公司也不是吃素的。

当电动汽车遇上人工智能,未来会怎样?一场前所未有的跨界思想动员,一次前所未有的媒体联合访谈,让我们走进未来,迎接滚滚而来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出行产业浪潮!

大型深度对话栏目《未来出行说》,访谈出行产业意见领袖,挖掘行业实践经验,打捞战略智慧观点。两大行业智库—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携手跨界媒体矩阵—雷锋网、《21世纪经济报道》、《汽车商业评论》、网易汽车、优酷汽车、亿欧汽车、EV世纪联合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