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大家看点|《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将带来哪些影响?

作者:张硕

抑制产业投机行为和投资乱象,避免过度建设和产能过剩,加速行业洗牌优胜劣汰。

517日,国家发改委向各地方政府印送了《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反馈截止于525日,发改委将再根据反馈意见进行调整和修改。

据悉此规定将于2018年内正式出台。同时之前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2015年第27号令)、《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发改产业[2017]1055)、《汽车产业发展政策》(国家发展改革委2004年第8号令)自该规定实施之日起废止。

《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涵盖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等多个领域,涉及汽车产业的投资、监管等多个方面。这一新政将对我国汽车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赵英表示,“该文件是国家在汽车工业技术革命的转折点上,从宏观层面上做出的政策调整”。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表示,“新规能够引导新能源汽车行业更加规范健康地成长并进入良性发展轨道。之前对于电动汽车投资项目的管理,使得新能源汽车还没有发展起来,产能就过剩了,而今政府部门及时刹车,重新制定准入规则,避免企业盲目投资,是正确的选择。”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撰文指出,(新规)“将推动各地发展新能源的体系配套能力,尤其是调动地方政府的推动新能源车普及环境建设。投资管理规定的指标具有前瞻性,既避免了过度的重复建设损失,也避免了新能源泡沫的过度膨胀”。

未来出行说选取了其中涉及的几个重要方面进行分析解读。

一、权力下放地方政府,强化监管职责

《(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其政策目标是“完善汽车产业投资项目准入标准,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规范市场主体投资行为引导社会资本合理投向,防范盲目建设和无序发展。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积极推动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着力构建智能汽车创新发展体系”。

其原则是“坚持使市场在汽车产业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坚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坚持内外资项目统一标准、市场公平竞争,坚持谁投资谁负责、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

管理权限也有了明确的划分:“汽车整车和零部件投资项目均由地方投资主管部门实施备案管理。其中,汽车整车,专用汽车和挂车,以及发动机、车身总成、车用动力电池、燃料电池等汽车关键零部件投资项目由省级投资主管部门备案管理”。

汽车类投资项目管理权限下放到地方政府,这与此前的汽车产业政策有了明显不同,有效提高了政府审批效率。同时,地方权限增加也赋予了其相应的监管义务,“谁投资谁负责,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以及“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原则,权责一致有效地制衡了地方政府的投资冲动。

对于监管不力的,《征求意见稿》也提出了处罚规定:地方政府不得妨碍市场公平竞争,违规为汽车投资项目提供税收、资金、土地等优惠条件。对于那些不符合规定的汽车投资项目,将实施联合惩戒。“对不依法履行监管职责或者监管不力的行为,责令改正。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纪依法给予处理”。

二、重点发展“新能源、智能及关键零部件”

该规定适用于各类市场主体在中国境内的汽车整车和零部件投资项目。

其中燃油汽车投资项目包括传统燃油汽车、普通混合动力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等以发动机作为驱动动力的汽车投资项目;纯电动汽车投资项目包括纯电动汽车、增程式纯电动汽车、燃料电池汽车等投资项目。零部件投资项目包括汽车发动机、车身总成、动力电池、燃料电池等,以及按零部件管理的专用汽车和挂车投资项目。

“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被规在燃油车投资项目中,这也间接提高了我国新能源汽车产品的技术门槛。

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将“新能源汽车、智能汽车、节能汽车及关键零部件研发和产业化领域”列为重点发展领域。特别是鉴于中美贸易战中芯片受国外企业垄断致使中国企业陷入被动的现象,发改委首次将芯片、中央处理器和操作系统等关键零部件系统和开发作为重点研发领域,并要求推动技术研发等能力的建设。


三、提高新能源准入门槛

《征求意见稿》十二条对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的省份提出了四条规定:

()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占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比较完善,桩车比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新能源汽车僵尸企业和僵尸资质清理工作全部完成。

()现有新建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

《征求意见稿》对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的企业法人也提出了详细规定,包括“所有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股东拥有整车控制系统、驱动电机、车用动力电池等关键零部件的知识产权和生产能力,且对关键零部件具有较强掌控能力”,“主要股东股权高于三分之一,自有资金和融资能力能够满足项目建设及运营需要”等八项条件。

这些规定将新兴造车势力的准入门槛又提到新的高度,不能满足条件者将面临被清退的危险。那些与地方政府绑定在一起的新造车项目,如果当地产业环境不满足上述四条规定,也无法真正落地。

当然这些规定更多还是打击汽车产业圈钱的投机行为,特别是对于股东“在项目建成且产量达到建设规模前,不撤出股本”的规定会使得资本对新势力的追捧降温。后文对“建设规模”也给出了明确数量要求:乘用车不能低于10万辆,商用车不能低于5000辆。

同时,规定也鼓励了真正有实力的企业进入市场竞争,有新造车创始人表示,这样的管理思路让一些企业从故事回归到商业本质,政策的引导非常到位。

四、加强管控燃油车投资项目,引入负面清单

该规定中引入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明确了不能投资的领域和产业。其中禁止新建独立燃油汽车整车企业,禁止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燃油汽车生产能力,禁止燃油汽车僵尸企业股权变更。

对于现有汽车企业扩大燃油车生产能力,也做了更为严格的要求,包括上两个年度汽车产能利用率均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上两个年度新能源汽车产能占比均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等六项具体条款。

这明确释放了国家要严格控制燃油车产能,引导企业集中精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信号,同时给传统车企提供了更多兼并重组、做大做强的机会。


五、清理僵尸企业

《征求意见稿》中对于投资项目的规定,不管是传统车生产能力还是新能源汽车生产能力,在备案新项目之前,都要先将同领域的僵尸企业清理工作完成。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信息服务委员会秘书长朱伟华认为,除了放权地方政府以外,出台此管理规定,也表明了中央政府已痛下决心要对那些受到地方政府保护的僵尸企业下手了。“目前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企业,很多企业行为都是受到地方政府干预的,出台这个政策,就是要猛烈打击地头蛇,鼓励中国内部的汽车企业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团结起来。”

六、增加新建燃料电池项目规定

《征求意见稿》对新建发动机、动力电池、燃料电池、车用动力电池等项目都有明确的要求,特别是对于动力电池项目树立了较高门槛,从制造能力、核心技术掌握能力、制造智能化能力及回收利用能力分别提出要求,有一定前瞻性,可以加快推进产业升级。

比如要求能量型动力电池的单体和系统能量密度要求分别不能低于300瓦时/千克和220瓦时/千克,目前整个中国量产上市产品,还没有一家能做到300瓦时/千克。

对于燃料电池的规定在此前政策中还不曾出现过,明确支出企业应掌握的关键技术开发能力及试验验证能力,给出燃料电池运行寿命指标,侧面反映我国燃料电池技术的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