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未来出行说|从弯道超车到换道先跑:蔚来能领跑智能电动汽车时代吗?

史宝华 EV世纪 2017-09-26

李斌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公司。在智能电动汽车这波浪潮里,中国本土车企或者源自中国的车企业机会更大。那蔚来胜算几何呢?

在蔚来汽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的世界里,汽车不再是交通工具,而是移动智能终端、第二起居室、还是信息收集交互系统,或者其他什么新物种,总之不是大多数人所认为的汽车。对于汽车工业的未来,李斌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深深烙印着移动互联网印记,这与汽车行业绝大多数人明显不同。这是我采访李斌之后的总体印象。


李斌

特斯拉颠覆了传统汽车工业,很多新创立的电动汽车公司都把特斯拉作为模仿的目标,但李斌认为它是即将过去的互联网时代的产物,只代表汽车工业2.0,蔚来的目标是3.0,成为一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汽车公司。李斌甚至认为蔚来不是一个纯粹的汽车公司,所以,在公司内部从来不说蔚来汽车,只说蔚来。

回到蔚来本源——Blue Sky Coming,寓意“蔚蓝的天空来了”。其Logo上半部分是从外太空看地球大气层,象征开放、未来与目标,下半部分代表延伸向地平线的路面,象征方向、行动与向前的动力。

未来的方向在哪里呢?答案是智能电动汽车。

全球汽车工业换位竞争:中国车企从跟随者变为领先者

过去30年,中国车企一直是跟随者,虽然现在吉利、广汽、长城等公司已经发展得非常不错,但总体上中国汽车工业还是跟随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脚步。李斌认为,进入智能电动汽车时代,跨国公司成了跟随者,而中国车企成为领先者,全球汽车工业这种工业竞争的影响将非常深远。

在智能电动汽车时代,中国车企先跑了几步,而且对用户需求的理解更加深刻,商业模式的创新更符合中国市场,跨国公司很难获得这些优势。另外,智能电动汽车更加依赖于基础设施和用户场景、数据,从这些方面考虑,一个能够迅速反应、并能理解中国用户习惯的公司,竞争力更强。这些因素综合起来,现在确实是在中国做智能电动汽车创业的最好时机。

尽管机会难得,但在人工智能时代,汽车需要被重新定义,否则也很难满足用户需求,“我们不能用一个机械工程师的思维去看待一个软件时代的汽车产品和人工智能时代的用户体验,这是常识”。李斌说。

以前,汽车公司的平台战略主要是围绕着机械部分,不管是造型、底盘还是动力系统,基本上都围绕着机械部分。以后评价一辆车好不好用,机械只是基本条件,更重要的评价是软件、自动驾驶功能,以及和用户连接的APP好不好用,或者整个服务体验好不好。当物理部分变为基础的情况下,软件的权重会大幅上升。

无处不在的互联网思维

蔚来与其他新创电动汽车公司最大的不同点就是用互联网思维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关于生产资质和代工的解决方案就是最好的例子。

李斌说他完全无法理解特斯拉为什么不能及时生产出足够多的Modle3来满足用户的需求,因为有很多现成的产能可以利用。而且在制造领域,不论是苹果手机,还是其他产品,代工的例子比比皆是,但是并没有丝毫影响产品质量和用户服务。

蔚来已经和江淮在生产制造方面建立了合作关系,如果政府主管部门能将这种合作获得的产能视为蔚来拥有自己的制造能力,那么蔚来就永远不会自己去申请生产资质。

蔚来与长安汽车的合作也体现了互联网思维。双方一起投资了一家新的创业公司,该公司将复制蔚来模式,只做产品研发和用户服务,这家新公司将生产纯电动汽车,品牌定位低于蔚来,实现互补。

销售和售后服务模式也将在保证服务质量的前提下,充分利用汽车流通行业现有的产能。据EV世纪了解,蔚来已经与惠通陆华、永达汽车、广汇汽车等经销商集团,以及一些独立的汽车售后服务机构签订了授权服务站协议。这些授权服务站都有维修高端车辆的能力,也有富余产能,有铝车身钣喷修复能力或者有电动汽车维修能力,维修场所的电力容量满足充电桩安装要求或者能扩容等等。

但是,所有直接用户打交道的环节都将由蔚来自己完成,蔚来的产品如果出了任何问题,最终为用户负责的只有蔚来,而不是别人。

用户体验至高无上

两件事可以说明蔚来对于用户体验的关切程度。一是关于ES8尾部的“江淮蔚来”标识,由于蔚来利用了江淮汽车的生产资质,ES8也由江淮汽车生产,按照现行汽车产业法规要求,ES8尾部必须标注江淮字样以表明生产企业信息。但这让一些用户非常困扰,就像有些用户对华晨宝马、北京奔驰的标识同样敏感一样。

尽管非常尊重现行法规要求,也尊重合作伙伴,但为了不让用户困扰,蔚来一直在和工信部沟通,希望在ES8尾部不出现生产企业信息,只保留品牌LogoEV世纪认为,目前的法律法规环境下,工信部不会同意这种做法)。

另外一点就是换电。大多数观点认为,针对私人销售的电动汽车并不适合采取换电模式。但是蔚来为了解决那些没有条件安装固定充电桩(这个比例高达70-80%)的用户的加电需求,从一开始设计车辆时就考虑了换电,12月底上市的ES8就支持换电。

李斌认为,要做到加电比加油快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换电站的密度,一个是换电速度。以北京为例,五环内大约有80个加油站,加一次油大约5分钟。如果蔚来ES8的换电比加油快,那意味着蔚来在北京五环内建设了80个以上换电站,而且一辆车换电时间少于5分钟(由于动力电池可拆卸,因此ES8的电池也可能会采用“租赁模式”,从而大大降低购车成本)。

蔚来的目标是在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一个用户从有换电需求,到完成换电,所有时间半小时以内。李斌说,所有的换电站都由蔚来投资,而且,“这方面投资会超过其他汽车公司加起来的投资”。

碾压同级所有竞品的ES8能成功吗?

相比限量版的EP9,蔚来首款量产车型ES8将是真正的考验。12月中旬, ES8就将上市。对于这款中大型SUV,李斌极为自信,他说ES8能碾压同级所有竞品,不论是电动车,还是传统燃油车。ES8的目标是占据其所处细分市场1/4左右的份额。


蔚来  ES8

李斌透露,ES8创始纪念版预定量已经超过最初设定的5千辆目标,因此,蔚来开放了第1万号的预定。

作为一款中大型SUV,在纯电动SUV领域,ES8的竞争对手只有Model X一款车型。如果算上燃油车的话,还将包括奥迪Q7、奔驰GLS、丰田兰德酷路泽、沃尔沃XC90、路虎发现、雷克萨斯LX等车型。

ES8性能强大,搭载前后双电机,每台电机的最大扭矩达到420Nm,最大功率240kW,而特斯拉Model X 100D单台电机功率为193kWES80-100km/h加速时间仅为4.4秒,比Model X 100D0.6秒(但逊于Model X P100D)。与同级燃油车竞品相比,ES8的性能也非常突出。

而且,ES8是全世界量产车里面自动驾驶程度最领先的车型。自动驾驶系统由蔚来自己研发,也有一些合作伙伴,比如机械部分和博世有一些合作,芯片方面和Mobileye合作,但整个集成、整个控制系统完全都是蔚来自己研发,蔚来在美国现有400多人的研发团队(蔚来已经宣布2020年底在美国上市完全无人驾驶汽车)。

唯一的不确定性在于品牌号召力。那些习惯了只将BBA视作高端品牌的用户,能否接受一个新品牌需要进一步观察。但蔚来似乎也并不在乎那些“固执”的用户,他们只试图影响对蔚来有好感的人,并通过他们的口碑去影响更多人。口碑营销将成为蔚来主要的营销策略。

蔚来的成功概率有多大?

从很多方面衡量,相比其他初创电动汽车公司,蔚来的成功几率都更高一些,尽管李斌认为目前的成功概率只有51%

首先,从品牌形象来看,从201411月蔚来创立,到首款量产SUV即将上市,过去三年,蔚来已经成功的塑造了高端品牌形象。

其次,蔚来的产品力足够强大,性能强悍。2015628号,蔚来获得Formula E国际汽联的一级赛事历史上的第一个年度冠军,奠定了它的高性能车型的地位。2016年发布的EP9相继创造了全球最快电动汽车和最快无人驾驶汽车的记录,它从0200公里加速只需要7.1秒,在无人驾驶状态下最高时速达到257公里。ES8同样继承了高性能电动车的基因。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蔚来有足够多的融资可以支持庞大的研发投入。蔚来目前有超过3000名员工,来自于全球40多个国家。绝大部分是研发人员,一半负责硬件,一半负责软件。其中,中国以外大概有600多名员工,主要在美国和欧洲。上海是全球总部与研发中心,圣何塞是北美总部,慕尼黑设计中心主要负责造型设计,伦敦是极限性能研发中心。

业界估计蔚来目前的融资已经接近一百亿元。蔚来汽车现在有38个投资人,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中国的科技公司创业者,比如京东的刘强东,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想,小米的雷军,还有腾讯、百度、联想;第二类是全球的一些大型知名投资机构,DMCGIC,华庭,TPG;另外还有中国的一些主流投资机构。

蔚来第二款车已经研发了一年多时间,蔚来基本上会保持一年推出一款车的速度,最终大概4-5款车,这些需要持续不断的投入。李斌说,特斯拉已经投入了六七十亿美元,蔚来即使不投入那么多,至少也要是它的一半,因为用很少的钱做不出更好的东西,而且,高端品牌的建设也意味着高投入。

李斌说,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公司。在智能电动汽车这波浪潮里,中国本土车企或者源自中国的车企业机会更大,他们已经占据了中国电动汽车市场95%的份额,外资品牌只有5%,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将来外资品牌份额也许会增加,但中国车企不会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