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4-10.27 中国·杭州

王丰斌 | 告别2018——四十何以不惑


王丰斌——GFM全球未来出行大会组委会秘书长

时间的脚步在2018年的这个冬天似乎有些凝重。

改革开放40年,太多浓缩的回忆在这一年被一幕幕回放。尽管四十而不惑,却发生了太多让世人感到困惑和不安的事件。一路高歌猛进之后,我们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地球上127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在大国崛起的快感之中忽然间发现,世界看中国的眼光变了,甚至有些国家的眼光还很阴冷。一年前以为的有些事情不过是“黑天鹅”,未曾想,黑天鹅越飞越多。这个世界没有走向天下大同的命运共同体,似乎进入了寒意逼人的灰暗时刻。

美国开始大转向,中国力推全球化,一个新的不确定性的格局让整个世界都对未来心怀忐忑。如何绕开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明天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让人揪心的华为能否化险为夷?2018注定将留给未来更多的悬念。

印象中看过一本书——诺奖经济学家们在20多年前对中国未来的趋势研判,今天的事实印证了一件事情,经济学作为一门学科在有些时候并非多么严谨和靠谱。预测未来总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预测“有中国特色的”未来,更是超越了经济学家们的想象力。相比而言,回顾总结就显得比较接地气,北大钱颖一教授曾总结中国成功经验就是两个关键词:开放和放开。符合现代社会常识的两个关键词,概括了40年高速成长的历程。央视正在播出的多集专题片《中关村》里有这样一个画面——前海淀区委书记坦诚:中关村产业发展的这么快,不是我们政府管的好,而是放的结果。愈来愈多的学者认为,摸着石头过河的中国改革开放进程并没有清晰的系统的顶层设计,罗纳德.科斯在《变革中国》一书中认为,中国的成功“是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引领中国走向现代市场经济的一系列事件并非有目的的人为计划”。不过,这种“意外”论调不仅不解渴,还显得结论有些轻率。于是又有了更进一步的分析——提出“历史终结论”的知名学者弗朗西斯.福山认为,一个国家的成功发展需要三个层面的保障:国家能力、法治和民主制度,而中国和美国正好处于这个秩序的两个极端:中国拥有强大的政府,能够高效的推动产业发展、满足民生需求,但是需要在法治和民主方面提升。而美国由于民主法治制衡成本太高,限制了联邦政府的施政能力。中美互为镜像,印证了中国特色的演进逻辑。

今天,愈来愈多的人认同这样一个说法:中国“超大规模体”效应和持续不断地开放与放开,加之政府强大的提振、干预和调整能力,又正好与新技术革命浪潮同频共振,带来了一场人类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快速转型的实验。若干年前,整个世界都是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持乐见其成的心态,但是,中国的成功案例无法用任何一个学术框架来解释,成长速度之快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更让一些人心怀失落的是,快速崛起的中国并没有因为产生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而出现“颜色革命”。

显然,睡狮已经醒来,中国的崛起是人类社会一个历史性的大事件。在一场残酷的博弈拉开序幕之际,很多国家尽管对美国不满,但是如何适应中国的横空出世,在动荡和不确定的氛围中一种对中国抱有审慎甚至质疑的心态在所难免。尤其中国还是一个拥有超强政府能力的、西方视野中的“另类”国家,一个百年来饱受外部列强欺凌的传统大国。

一个重新看待中国、应对中国甚至遏制中国的国际氛围正在形成,眼下一个国际焦点事件——作为中国企业标杆和中国名片的华为,成为了这场氛围中某些国家恶意围堵的对象。几天前和一位曾多年任职华为海外市场负责人的朋友聊天,除了慨叹华为遭遇的不公平对待,真的感受到华为的杰出和特别。作为全球500强中唯一的非上市公司,在创新技术研发、专利储备、激励机制以及市场拓展和综合服务能力,华为都做到了全球同行业的标杆,从7个人两万元起步的华为,32年的快速进化已经到了几乎“所向披靡、天下无敌”的境界。福兮祸兮,无敌于天下,就会加深对手的危机感和恐惧感。有媒体称,华为遭打压事件正是“中国道路”的试金石,这可能就是大国崛起的宿命吧,你再韬光养晦,恐怕也低调不得了。

新的阶段,就要有适应新格局的心态。改革开放四十年,四十而不惑。不惑首先就是一种成熟理性的心态,处乱不惊,沉着坚定,朝着明天的目标迈进。四十何以不惑?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有清晰的路线图和战略规划。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到了深水区,对明天的各种困惑险阻应当有足够的预判。

时间之河是不可逆的,我们回不到过去。四十年的成长进化也应当是不可逆的,很多不断被充分印证过的成果与共识也应当是不可逆的。像鼓励民营经济、尊重公民权利、推进开明社会和民主机制等方面,只要我们做到不潮起潮落,不循环往复,历史一路向前,任何人都挡不住我们的脚步。

历史会铭记2018,让我们为明天共同祈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