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未来出行说|地平线余凯:自动驾驶的计算平台应该是开放的

原创: 芳向盘   2017-11-07


自动驾驶的计算平台应该是开放的,整个生态唯有合作才能走得更快。现在只有开放才能够去创新,创新必须要开放。

文丨芳向盘

“我们希望就像引擎之于发动机,发动机之于飞机一样,地平线之于自动驾驶车的价值,那样的一个地位,就是不可替代。” 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在1027日接受笔者采访时说。

此前的1020日,地平线宣布获得Intel领投的A+轮融资。而在今年1月,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双方展出了基于地平线BPU架构联合开发的高级辅助驾驶系统(ADAS)解决方案,这也是地平线第一次高调展现其产品成果。

地平线的愿景是为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等世界上超过1000种设备装上“大脑”,让它们具有从感知、交互、理解到决策的智能。在国内自动驾驶领域,地平线常被拿来与百度作比较。“地平线是结合软件和硬件、算法和芯片架构联合优化的公司,专注自动驾驶领域,与百度做的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案,很难进行比较。”地平线联合创始人黄畅曾说。


余凯认为深度学习会改变整个生活出行方式,让自动驾驶触手可及。他呼吁打破壁垒,建立最广泛的合作伙伴的生态来完成自动驾驶所需的大数据积累。在国内自动驾驶立法上,他希望“让子弹飞一段时间”,先让自动驾驶产业发展壮大,再去完善法规。

Intel多方位互补的合作

QIntel之前已经收购了Moblieye,在您看来是地平线的哪些特质吸引了Intel来投资?

余凯:主要是全球布局,因为驾驶这件事情本身是跟地域有关系的,它不仅仅是一个硬件的事情,同时也是数据驱动的事情。从中国本地的市场出发,我们对交通状况的理解会更加深入。比如说静态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像中国的红绿灯,我们有方的、圆的,有横着放的、纵着排的,有上面是数字的,是镜头的,在国外都没有这么复杂的情况。在国外, ADAS自动驾驶在高速上是不需要检测行人的,但是在中国肯定不行。有很多的不同,所以我们的参与跟合作一定会增强Intel整体在全球市场的综合实力。

Q在拿到Intel领投的的A+轮融资后,接下来地平线的整个战略规划是什么样?

余凯:对于未来,我们成为自动驾驶核心的大脑,自动驾驶软件、硬件提供商的目标是没有变的。我们之所以跟Intel合作,是因为我们能够获得很多有利于我们发展的资源,双方非常地互补。Intel他们有FPGACPU,这些是属于深度神经网络处理方面很有意义的资源。比如,FPGA应用在传感器的融合方面,CPU主要是计算(感知跟决策),现在很多深度神经网络主要是感知,但是决策也要求有很多的逻辑判断,所以CPU也是重要的资源。另外不要忘了,自动驾驶也离不开5G的联网。Intel是全球唯一一家在这么多方面都掌握核心资源的公司。所以对于地平线来讲,跟Intel的合作,我觉得毫无疑问的是能够加速我们成长。

另外一方面,我也强调我们这个合作实际上是非常开放的,我们的解决方案,也可能跟其他厂家合作。自动驾驶的计算平台应该是开放的,比如奥迪A8Moblieye、有IntelCPU,也有FPGA,包括也有英伟达的。所以说它实际上是一个开放的计算平台。整个生态唯有合作才能走得更快。现在只有开放才能够去创新,创新必须要开放。


右为Intel高级副总裁&Intel Capital总裁Wendell Brooks

Q地平线会侧重发展什么核心技术?

余凯:我们的技术会更多地从中国本地的交通路况出发来考虑。在欧洲跟美国考虑自动驾驶,它的第一场景肯定是高速公路,对中国来讲,第一场景一定是停车跟交通堵塞。我们考虑的是在这方面能不能使你的体验变得更好?在中国自动驾驶只是一个名词、一个技术词,最终要考虑的是产品,产品怎么跟每天的生活连接,这是我们的特殊性,也是我们的价值。 

Q除了对本土的了解,地平线在自动驾驶处理器方面还有其他什么优势?

余凯:我们是第一家创业公司做深度神经网络学习的,核心目标就是去为自动驾驶打造处理器。我本人是算法出身,我们团队的算法能力是业内顶尖的,我们还汇聚了一批工业经验丰富的芯片设计、硬件人才。地平线其实拥有一支兼备算法、软件、硬件、芯片及云架构研发能力的业界顶级的团队。在处理器方面,我们能够将软件和硬件进行协同优化,提供软硬一体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这个能力在业内是很少见的。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让这个车能够感知、定位、建地图、做路径规划,把你安全地送到目的地。

深度学习让自动驾驶触手可及

Q深度学习这件事到底给自动驾驶这个领域带来了哪些变革?

余凯:它把自动驾驶推到一个触手可及的程度了,而不只是想象。以前就是一个Demo的程度,现在大家玩命地把它逼到产品的程度,产生的意义就不光是下围棋比人下得好的问题,而是巨大生产力的提升,是对整个生活出行方式的改变。

Q为什么这两年深度学习突然就跟自动驾驶这个领域融合起来了?

余凯:首先第一点,比如说在感知方面,它突破了以前很多的极限。就像比如说,几年前没人敢用刷脸支付,但是最近苹果iPhoneX刷脸识别已经取代了指纹识别。技术在产生一些质变的影响,这样的事情同样也发生自动驾驶所需要的感知层面,它的感知准确率正在逼近超过人的水平,不要怀疑这样的一个未来。其次,我们看到用于决策的增强学习,实际上在下棋这件事情上它比人类最聪明的棋手的水平还要高。在开车这件事情上面,它能不能够去超越人类普通的实际的水平?我觉得这个是值得期待的。


Q地平线未来会不会往整车端切入?

余凯:我们目前没有打算切入造车,我觉得造飞机引擎可能比造飞机利润率更高,就像Intel在整个PC产业里面,估计它占了90%的利润。

Q地平线在智能化嵌入式解决方案方面下一步具体规划是什么?

余凯:我们去年年底的时候向业界公开了我们的产品路线图,就是三代处理器一代代往前走,现在还是一直这样走。盘古一代处理器从201510月份开始研发,到今年6月份投产。我们在自动驾驶方面的要求会定得很高,整个研发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很多阶段性的商业化落地的成果。

Q之前我参加过一个高德的会,他讲现在自动驾驶有两大块,一个是针对产品本身打造一个非常昂贵的产品,来支持自动驾驶。另一个是像高德采用的,可能是把周边的设施,像道路设施配套建设完善。如果按照高德的路径,是不是对整个地平线是一个打击?

余凯:在自动驾驶这个领域里面,唯一不可或缺的就是安全,尤其是在没有网络、没有地图更新的情况下,它也能够足够安全,这是唯一不可或缺的。地平线主张的这个路,它是具有独立价值的,而且它实际上是可以跟高德主张的这些路径配合使用。

Q目前实现自动驾驶需要一个基础的大数据积累,但是感觉大家都对自己保护得比较严格,您觉得大数据壁垒该怎么突破?

余凯:这件事情要靠建立最广泛的合作伙伴的生态,然后共享、合作、共赢,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在思考,怎么样让大家能够把边界给打破,能够跑得更快。

Q地平线的数据积累是怎么实现的?

余凯:我们主要和交通运输企业,譬如出租车公司,去合作,采集信息。我们也部署了一些车,今年是50辆车,明年规划是1000辆车。

Q这个产业链更完善之后,您觉得地平线是处于哪一环?

余凯:我们希望就像引擎之于发动机,发动机之于飞机一样,地平线之于自动驾驶车的价值,是那样的一个地位,就是不可替代、不可或缺,护送每个人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平安回家。

自动驾驶:让“子弹”飞一段时间

Q为什么大家能够公开去讲2020年是一个L3级别自动驾驶汽车基本实现上路的节点?

余凯:基本上现在L2的技术已经蛮成熟了,汽车产业的周期特性其实是基本上每三年能够往前迭代。现在主机场的研发力量主要是投在L3的自动驾驶上,他们现在的目标就是在2020年去推出第一代L3的自动驾驶。

Q技术的进步能不能解决像自动驾驶产生的法律或者伦理问题?

余凯:技术本身是能提供无限可能性的,如果你能够控制和驾驭它的话,它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像自动驾驶,它一定会带来伦理问题,但这种挑战我认为也是可以通过技术来驾驭的。从可能性来讲,自动驾驶一定会使得汽车的事故发生率低于人类的驾驶,这只是时间问题。包括最近大家去质疑特斯拉发生的事故,但是真正特斯拉拿出的数据是很惊人的。特斯拉平均的故障率、事故率是远低于其他汽车品牌的。所以技术本身实际上是使得驾驶员出行更安全的。

Q真正进入到全面的自动驾驶时代之后,是不是驾驶的乐趣就会彻底消失了呢?还是说汽车公司可能会出于一部分人对驾驶乐趣的追求,在汽车上面安装有两套驾驶系统?

余凯:我感觉应该是这样的。我曾打比喻说车跟马一样,你随时可以去控制它。但这个也取决于产品设计。这个产品如果是一个乘用车,可能是随时可以切换的。但如果是在CBD园区的一个20人的小巴,我觉得你应该严格禁止任何人来开这个车。


Q咱们国内也在制定关于自动驾驶方面的法规,作为供应商,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吗? 

余凯:政府的法规制定应该是相对滞后的,应该是让这个生态和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让这个技术暴露出来它的优势和有问题的地方,然后再去监管它。就像互联网产业一样,在2000年的时候你去监管互联网产业,你可能就把这个产业掐死了。到这个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咱们再去监管是有道理的,你充分知道这个生态是什么样的,哪些地方是造福社会的,哪些地方是需要加以控制的。“让子弹飞一段时间”,看得比较清楚以后,再去做完善的规定是比较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