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未来出行说|斑马施雪松:自动驾驶在上面盖楼、我们在下面铺路

原创: 芳向盘  127


斑马基于云端一体化的操作系统AliOS开发了一整套的互联网汽车解决方案。单用一个安卓的操作系统做一个互联的车机,实现不了今天斑马提供的连贯场景式体验。

文丨Wade

当下,在智能化、电动化、网联化、共享化的新“四化”成为汽车发展的新趋势下,万物互联作为未来社会的发展重要一环,其技术进步和应用进展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

“多品牌的网联汽车上市,取得了市场好成绩成了追捧的目标,而自动驾驶的技术和样车的运行也崭露头角,相关的一些政策也在推动。”120日,在中国电动车百人会论坛上,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表示。

作为中国第一批互联网汽车,20167月,上汽阿里联手打造的互联网汽车荣威RX5成为其中的佼佼者。公开数据显示,去年荣威RX5全年累计销量近24万辆,12月单月超2万辆,这也是荣威RX5连续5个月销量稳超2万辆。


20日,斑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斑马”)CEO施雪松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刚上市时,RX5互联网版的生产和销售计划只有15%,在市场拉动下,目前互联网版车型的排产占比达到70%。”

伴随产品的热销,坐拥阿里和上汽的大量资源和数据,斑马在取得阶段性成果后,下一步战略打法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同时,在面临汽车“四化”,尤其是自动驾驶,斑马如何结合,值得关注。

对此,施雪松表示:“斑马本身并不做自动驾驶,如自动驾驶算法、传感器、执行都是由汽车传统的供应商等企业去做的。可以理解成,自动驾驶是在上面盖楼的,我们就是铺路的。”

总之,作为一家基于汽车操作系统提供出行体验的互联网公司,斑马在汽车网联化进程中与车企的合作具有代表意义。互联网公司和传统车企的合作越来越紧密,如何处理双方在理念、行为方式和利益上的冲突,斑马走出了自己的路径。


一定要用能够支持云端融合的操作系统

Q:加入互联网基因的荣威RX5,市场反馈如何?

施雪松:在荣威RX5刚上市时,互联网版车型生产和销售排计划占比只有15%,尽管上汽要求达到30%,但是所有的供应商都只按15%来提供,因为按照他们的传统概念,高配车型的排产一般不会超过15%,但到今天,在市场的拉动下,互联网版车型排产已达到70%RX5车型可能更高一些。

此外,根据我们的调研,在传统车里,消费者买车第一个考虑因素是外观,第二是空间、性能等因素。但对于荣威RX5这款车,消费者第一个考虑因素是这是一辆互联网汽车,第二、三位则是外观、空间等。

Q:现在回头来看,与上汽的合作有什么经验?

施雪松:其实从2014年开始,上汽就在寻找数字化战略转型的出路,主要在三个方面进行探索。第一个,什么是数字化;第二个,数字化战略转型怎么做;第三个,数字化战略转型到底能够给车厂带来什么。在探索的过程中,最好的合作对象就是互联网公司。

本质上来看,过去传统的车厂把车卖出去以后,用户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互联网公司却不一样,当用户下载APP之后,时刻与用户保持联系。因此双方合作的目标是明确的,但两家企业差不多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去确定到底怎么做这辆车,里面的冲突来自于不同的产业背景、不同的管理模式、不同的产品开发流程。

Q:您怎样看待未来车机系统?

施雪松:车机只是互联网汽车中间的一个节点,提供人机交互的一部分,还不是全部,而我们设计的是整套系统,涵盖的是整个人机交互,而且这个人机交互将来也是要延伸到自动驾驶。其实车机本身的一些技术是在演进的,将来操作系统会决定这台车机能够接入的互联网潜在的能力。

比如黑莓的QNX系统虽然很快能够做出一套很稳定的系统,但并没有在中国落地的互联网生态,无法支持用户未来的出行体验,而安卓系统是面向手机去设计的,用户一定只能用它的应用商店,这就决定了其实用户的使用体验逃不出这个框架。总体来看,未来的车机,除了在硬件上要跟上潮流,最重要的是一定要用能够支持云端融合的操作系统。目前谷歌也在做,应该会到2019年才能推出。

要提供一个开放平台


Q:怎样看待与其他车企的合作?

施雪松:斑马面向全行业提供互联网汽车解决方案,现在为上汽研发的OS最终还是要开放的,但开放是有许多条件的:第一围绕着类似于上汽这样的应用,如果光靠斑马一家企业来做开发,是不行的,需要一级供应商都要加入进来;第二从车企来讲,如果车企仅仅把斑马提供的这套系统看作一个车机,那就没有意义了。

其实斑马提供的不是一个车机,而是对车企现有体系做一些改造。车企要接受和互联网公司合作的模式,如车厂把数据搜集回去以后,怎样去用这些数据,怎样去挖掘这些数据,要用开放的心态去跟互联网公司合作。目前我们与神龙汽车已经签约,同时和大通也有合作。

Q:在与车企接触过程中,斑马遇到哪些问题?

施雪松:前段时间有一个车企与我们谈合作,直接让采购部来与我对接,将斑马当做一个零部件的供应商了。但我说你要组成一个团队来跟我们开会,这个团队应该包含产品规划、IT、车联网部门、电子电气部门、采购等人,并且需要带一些有决策权的高管,要不很难展开合作,很多跨国车企最开始和斑马接触都是“CXO”级别来的,一定是有决策权限的。

Q:目前合作的难点在哪里?

施雪松:目前众多车企最关心的是,有大量的数据,但这些数据不能给放出去,因此造成苹果和谷歌无法与ABB合作下去,于是部分企业采用投射的方式来解决数据隔离的问题。但上汽会主动地放出一部分数据到斑马的平台上做各种应用挖掘和开发,这才有了今天的用户体验。其实关于数据的使用、界定等方面,如福特、大众、通用,可能比自主品牌要更开放一些。

另外,斑马将来要做一个平台公司,我们的愿景就是要把AliOS装到每辆车上去,所以我们不会因为客户业绩有一些波动,就不去选择他们。对我们来讲,客户是公平的,谁先来斑马就会跟谁合作。

Q:具体与其他车企怎样展开合作?

施雪松:合作是循序渐进的,比如和上汽合作实现零部件在线,其中涉及到整个4S店的改造,包括所有的零件库的ERP系统的改造,到底需要哪些零件加进来,这些需要一步一步来做。比如混动汽车的软件比较复杂,所以每次更新升级的时候混动车都排在最后,因为验证的时间长,需要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往前走。

另一方面,上汽在所有自主品牌里面,其电子电机架构在国内是比较领先的,但斑马系统的一些功能不是在其他每个自主品牌的车型都能支持,因为其电子电机架构比较落后。

从操作系统层面解决怎样让一辆汽车在线


Q:斑马如何看待未来企业之间的竞争,尤其是在自动驾驶领域?

施雪松:斑马做的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车机系统,是要面向全行业。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上汽为什么要做这么一套系统,而阿里巴巴为什么当时会选择上汽来做这套系统。目前来看,现在大部分企业做的是联网终端,用安卓操作系统的一些应用,车和用户可以实现连接。但是斑马却不一样,我们做的是一个在线的系统,从操作系统层面解决了怎样让一辆汽车在线,然后让用户在线,以及围绕这辆车的服务在线。

以往是用户要自己去找这个服务,斑马要做的是让服务来找人,我们会根据用户的场景去触发用户的需求服务,让服务来找你,所以我们是连贯场景来做的。但要实现这样一个体验和功能,用现在传统的安卓操作系统是做不到的,斑马基于云端一体化的操作系统AliOS开发了一整套的互联网汽车解决方案。单用一个安卓的操作系统做一个互联的车机,实现不了今天斑马提供的连贯场景式体验。

Q:在自动驾驶领域,未来斑马操作系统会怎样应用?

施雪松:在自动化方面,自动驾驶车辆一定是需要互联网的,如果不与互联网结合,只像谷歌一样去做一个独立的节点,那么就会成为脱缰的野马,很难实现全域的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未来的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一定会高度依赖于车和平台之间的通信,对5GV2X都等方面均是有要求。如今所谓的操作系统就是对现有所有的硬件资源进行调动,将来我们对硬件的要求也会降低的,是因为大部分的存储全部在云端,而只有少数更新的部分是下载到本地的,这样对计算资源要求就很小。

但看自动驾驶,要么是把一个公共机搬上去了,要么是用一个非常昂贵的GPU的阵列,其实这些都不是一个场景支撑的,因此需要操作系统能够支撑自动驾驶这部分应用,因为自动驾驶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人机交互,包括车内、车外都有很复杂的人机交互规范,这都需要操作系统支持的。然而,斑马本身并不做自动驾驶,如自动驾驶算法、传感器、执行都是由汽车传统的供应商等企业去做的。可以理解成,自动驾驶是在上面盖楼的,我们就是铺路的。

Q:怎么做到不同的操作系统之间的交互,AliOS系统未来会处于怎样的地位?

施雪松:将来车上的OS应该是分布式的。参照目前全球在手机上的OS只有两个,即安卓、iOS,可以看出OS系统本身就是一个标准化的东西,不会存在有非常多不同的OS。同时,越是往后发展越需要国家支持,国家一定要建云平台,因为如果今天国内车上的操作系统是黑莓、谷歌的,那么安全性得不到保障。因此面对未来的竞争,我们是有信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