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0-9.23 中国·杭州

未来出行说|对话郭孔辉院士:农村和三四线城市才是新能源车的主要市场

原创: 报道汽车未来的   新智驾  2017-09-18

| 张梦华  来自新智驾(AI-Drive)的报道


新智驾按:当电动汽车遇上人工智能,未来会怎样?一场前所未有的跨界思想动员,一次前所未有的媒体联合访谈,让我们走进未来,迎接滚滚而来的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出行产业浪潮!

大型深度对话栏目《未来出行说》,访谈出行产业意见领袖,挖掘行业实践经验,打捞战略智慧观点。两大行业智库—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携手跨界媒体矩阵—《21世纪经济报道》、《汽车商业评论》、网易汽车、优酷汽车、亿欧汽车、EV世纪、雷锋网联合出品 。

关于郭孔辉院士,经常为人乐道的是他的少年经历。出身于福建华侨家庭的他,年轻时放弃富足的生活条件,来到内地投身科研,之后又抵住家人经商继承家业的多次要求,几十年固守于自己的科研事业。

而他本人最爱提起的还有大学四年辗转四校的经历。在清华大学航空专业入学的他,因为专业被并入北京航空学院,成为北航的一名学生,大三时又被意外调入华中科技大学拖拉机系,而后该系被并入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几年后学校更名,他的履历上,毕业院校又变成了吉林工业大学。

也是在这一系列的兜兜转转中,他与儿时感兴趣的航空专业失之交臂,却阴差阳错在汽车上找到了一生的事业。

郭孔辉的主要研究方向为轮胎力学、汽车动力学以及人—车闭环操纵动力学等。1993 年,还在担任吉林工业大学副校长的他,主持建设了吉林大学汽车动态模拟国家重点实验室,并在第二年,成为首批当选的中国工程院院士。

近几年,已近耄耋之年的郭孔辉仍在各大汽车行业论坛上频频发声,为新能源车的推广普及奔走。他主张电动汽车“自下而上”地发展,从经济实用的低速小型电动车开始,从农村和三四线城市切入,逐步在全国推广开来。而这之中,“市场主导”又一直是他口中的关键词。

他反对政府对新能源车的过多干涉,在相对野蛮的生长中沉淀出市场的真实需求,更符合他的一贯主张。

近日,雷锋网·新智驾与《未来出行说》栏目几家媒体一起采访了郭孔辉院士,与他一起聊了聊新能源汽车的现在与未来,以及眼下火热的新造车运动和智能驾驶技术的发展。

以下为采访实录,雷锋网·新智驾做了不改变原意的调整: 

问:在国内新能源汽车近几年的发展中,行业里哪些变化是您比较认可的?另外,又走了哪些弯路?

郭孔辉:我觉得这几年发展进步还是蛮大的,比我原来想象的,好像进步还快一些,特别是电池,这几年发展进步比较大。

因为整车企业都愿意来做电动车,就拉动了产业链一起进步,这个还是比较可喜的事情。如果我们的政策不再像以前那么固执,非要把低速电动车枪毙掉,低速电动车以后会逐渐发展成高速的。

政策要是更多一些,能够多层次发展,我觉得电动车发展进步比现在还要快得多。

问:中国现在的新能源汽车技术水平,跟国外相比,还有多少差距?

郭孔辉:还是有差距的,我觉得基本上还是传统汽车技术跟工业基础的差距,特别是材料相关的工艺、制造设备,人家积累了多少年,有些设备我们还得到国外去买,有时候不卖给你就比较难。 

问:您一直支持低速电动车的发展,但低速电动车在满足需求的同时,也会带来一些安全隐患,尤其像一些老年代步车,可能会影响正常的机动车行驶,所以您觉得,出于安全考虑,低速电动车市场应该在哪些方面进行一些规范?

郭孔辉:我觉得,低速电动车在速度没有上来之前,应该先在那些比较适合的地方运行,像三四线城市、乡镇、农村。农村现在很需要发展,这些地方现在需求量应该是很大的。我在各个论坛上都说,中国的汽车产业发展了,之前的保有量还不到世界人口平均保有量的一半,过了几年后,因为发展比较快,保有量上来了,已经接近世界的平均水平。

从现在的保有量来看,大城市已经饱和了,我们不需要再考虑大城市,大城市剩下的是换车的问题,把排放差的、油耗高的、大的车换下来,换成比较小型的、减少拥堵的、省油的、节能的、排放好的。

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现在再增加 1 亿辆车不算多,这 1 亿辆增加到哪儿?

首先,靠近农村的地方、偏远城市要加上去,使得贫困的地方有车用,交通活跃起来。交通就像人的血脉一样,交通血脉一通,人的机体就活起来了,农村的城镇化就很容易解决了。

现在很多县县通、村村通,道路基本上都通了,电也通了,但就是缺车,用什么车去满足呢?我觉得就是这种低速电动车,车速低,对安全妨碍小,做一些基本规划,加强些管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会很快缓解当地落后的经济状况。

把车供上去,车必须是老百姓能接受的,买得起的。要用得起,汽油车肯定不行,汽油车要搞好多加油站,加油站很费钱,油也不好弄。现在用低速电动车,农村在家里甩根电线就可以充电,通常情况,也不远跑,一般都在100公里以下范围。针对这些地方里程很短的需求,电池还可以减少,从而提高运输效率。

总而言之,低速电动首先要用在比较落后的地方,需要车的地方,用起来之后,技术自然会提高,发展会更快。因为市场运作起来、资本流动起来,整个产业就会活起来,产业活起来就会有市场需求,就会有人去研究、开发、投资,新能源车自然而然也就发展起来了。有低指标的车在用,自然会产生更高指标的进步要求,逐渐自然而然往前走,国家都不用使劲。 


问:从相对低端的市场切入,算不算一个新能源车普及的迂回路线?

郭孔辉:实际上不一定是迂回,可能是更直线地向高端发展。因为市场一引导,把产业链拉动起来,发展会更快。不但是车的发展,电池、电机、电控技术要发展,都要竞争,通过竞争促进经济,逐渐就都发展起来了。

问:现在我们看到像国内的北汽、比亚迪,他们很多新能源车销量增长也是非常不错的。

郭孔辉:这个快的主要原因,是国家拿出大量的钱补贴。所以说,我们高端车的发展,不是自然发展,是国家投入很多钱买发展指标发展的结果。如果国家现在停止补贴,销量会下滑很多。

我觉得适当的补贴是可以的,但是不要光补贴高端车,有的不补贴也能发展的车更应该重视和扶持。

问:最近几年国内出现很多新造车企业,您怎么看待这股新势力?

郭孔辉:特斯拉搞起来以后,Google这些科技公司也开始进入汽车产业,他们

在网联技术上的确有先天优势。在美国,实际上特斯拉也是政府允许,才介入到汽车行业。

国内的新车企业,如果要自己来干的话,我觉得也不要限制,他要能行的话就让他试试。不同的行业有不同的特点,让他发挥看看,有钉子碰一下,他们挣的钱也足够多了,经得起失败,即使失败了,几亿投进去,泡汤就泡汤了,无所谓,也不是花国家钱。花自己的钱,就让他去试试,试完以后做出成果来,也是对国家有利的,我觉得应该保持这种开放心态。

我们国家有目录管理制度,要进入汽车行业这个门,必须要经过考察、审批。过去有的企业搞审批要经过很多家,管理行业打个比方叫九龙治水,盖戳盖9家可能还打不住。有时候这家认证完以后,那家还要认证,其实差不多的,实际上是重做一遍再认证,如果原来不是汽车行业,没有资质的企业要进入汽车行当,不扒多少层皮是进不去的。

用这种行政审批制度来管科学发展、经济发展,是很糟糕的事情。

问:所以您认可中国这些新车企的实力和活力,而他们最大的制约因素是在外部政策上?

郭孔辉:逻辑不是这样的,外部的政策放松了才有可能出现有活力的企业,你不让他走路,怎么知道他将来会不会成为赛跑能手。

问:现在很多汽车厂商喜欢比参数,追求把某一项功能概念极致化,这是市场的扭曲吗?

郭孔辉:让市场正常化,就要让老百姓每个人都有反映的意愿,对市场起作用,对车企起作用,这事儿就好办了。

所以,有官员说我们国家要做特斯拉,我说特斯拉不是我们中国的需求,至少不是大部分人的需求。在中国这么大的市场,特斯拉卖个几十辆还能卖得出去,但是作为发展新能源汽车新兴产业的载体,特斯拉不是我们的需求。我们中国农村、三四线城市所需要的,能对经济发展、扶贫、农村城镇化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是微型电动车。

问:您如何看待眼下智能驾驶技术的发展?

郭孔辉:智能网联汽车是很重要的发展,有很大的前景。我觉得,虽然大家都搞完全自动驾驶,但它不会那么快。完全自动驾驶,要经过很多的碰撞才可以实现,哪怕有一点点纰漏,出了事都是大事,所以要非常慎重。

现在自动驾驶不是分五级嘛,我们先从一二级的辅助驾驶开始,增进安全,让汽车更好开、更安全,再逐渐增加机器驾驶的成分,直到最后第五级的完全自动驾驶。我觉得这恐怕是 10 年以后的事情。

总之,这个事一定要非常慎重,技术上积极推进,但实施要慎重。

这种新的技术相当于革命性的东西,颠覆性技术的发现、发明、创新,往往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逐渐推广。【完】